<pre id="zvzxv"></pre>

      <del id="zvzxv"><dfn id="zvzxv"></dfn></del>
        3
        The Superior and Pioneer Group for China chemical industry

        聚焦化工熱點 探索行業先鋒

        “禁塑令”落地4個月 原材料漲價、企業忙擴產

          “禁塑令”落地4個月,上海證券報記者發現,地方商超、藥店等可降解塑料替“袋”行動中,市場對可降解塑料的需求量激增,企業紛紛宣布投產擴產。

          “‘禁塑令’實施后,參與進來的各類企業多了很多。為了幫助企業更快適應市場,進行資源整合,我們正在籌備成立相關行業協會。”山東省某企業負責人張鑫科告訴記者,近段時間以來,僅走訪就近的可降解塑料企業,每個月車程就在5000公里左右。

          業內人士表示,政策加持下的可降解塑料行業,預估將產生千億元級的巨大市場空間。但想象空間要變成現實,相關標準監管政策仍需跟上。

          部分區域塑料袋“換裝”

          “老板,給我個袋子……”“袋子8角一個。”“這么貴!還是來一個吧。”這是上海市浦東新區一家品牌水果店里老板和顧客之間的對話,收費的袋子是可降解塑料袋。

          “我們店里的袋子材料特殊,上海很多便利店都是用這種袋子,價格相應也更貴。因為水果比較重,拎著省力一些,所以每天有很多人買。”水果店店員告訴記者,僅他們門店一天就要賣出好幾百個可降解塑料袋。

          國家發展改革委和生態環境部去年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提出,到2020年底,全國范圍餐飲行業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禁止生產、銷售一次性發泡塑料餐具;直轄市、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城市建成區的商場、超市、藥店、書店等,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等。

          目前多地大型商超等已開始使用可降解塑料袋。在北京,記者在超市門店發現,小號的可降解塑料袋為0.6元/個,大號的則為1元/個。有顧客告訴記者,此前該店不可降解塑料袋每個在0.3元左右。

          去年12月1日開始,海南省在全國率先全面禁止銷售和使用10個類型的塑料膜袋、餐具等一次性塑料制品。記者在??跂|站附近的小超市發現,店里使用的是全降解塑料袋。“有些顧客會覺得5毛錢一個的降解袋有點貴,但是東西多的話,也會選擇購買。”超市店主告訴記者。

          然而在很多地區,仍存在普遍使用普通塑料袋的現象。在南方某城市一家果蔬店,店員稱重后熟練地將蔬果按照不同“體格”裝進不同大小、或紅或綠的塑料袋里,沒有額外收費,為方便顧客,店員還在不同小塑料袋外再套一個大塑料袋,顧客們拎完就走。店員告訴記者,目前他們還沒有強制使用可降解塑料袋,也不太了解情況,基本上店鋪提供什么消費者就用什么。

          采訪中,有多位消費者向記者反映,可降解袋使用時比普通塑料袋軟,更容易破損。除了手感和光澤度,大家普遍不清楚可降解塑料袋的成分識別和圖標。

          市場需求激增企業忙擴產

          最嚴“禁塑令”下,可降解塑料產品需求大增。記者在多個可降解行業微信交流群里發現,每天產品資訊都在火熱刷屏。

          “我們是做生物降解袋、果蔬OPP袋、果蔬PE袋的塑料袋工廠??梢远ㄖ?,也有現貨。”一位廣東可降解塑料袋經銷商告訴記者,目前公司有10多種不同尺寸、不同款式的生物降解袋,批發單價在1角到1元錢不等。

          某可降解塑料原材料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因為公司訂單爆發式增長,今年春節期間員工都在加班加點趕工,公司還上了新的生產線滿足客戶訂單需求。

          “目前可降解塑料袋主要供應大型超市和一些國際大型連鎖企業。”上述經銷商表示,未來如果全面落實“禁塑令”,潛在市場需求缺口可能會加大。

          可降解塑料市場的潛在需求空間有多大?據業內分析,隨著市場聚焦PBAT(聚對苯二甲酸-己二酸丁二醇酯)、PLA(聚乳酸)等綠色環保新材料,預估將產生千億元級的巨大市場空間。

          “此前PBAT實際產能較少,主要面向海外市場?,F在國內需求提升,公司也在逐步擴大產能。”A股上市公司金發科技相關負責人表示,公司將緊密結合國內政策變化的趨勢及市場的需求情況,適時推進后續18萬噸PBAT裝置的建設和投產工作。

          可降解塑料制品需求的增加,對上游原材料價格推動作用明顯。據記者了解,原材料PBAT價格一路上漲,今年以來一度達到32000元/噸至35000元/噸,而在“禁塑令”落地之前,PBAT的價格基本上在18000元/噸左右。

          其中,BDO(丁二醇)是PBAT漲價的主推手。“盡管PBAT只占BDO全部產能的5%左右,但是2020年底BDO大幅度漲價對PBAT產業影響巨大,BDO在單月內漲幅甚至超過2萬元,創歷史最高。”上述金發科技負責人告訴記者。

          “隨著可降解塑料市場的逐步擴大,未來PBAT有可能成為BDO價格上漲的主要因素。”世界生態組織中國代表處首席科學家甄光明表示。

          甄光明分析稱,目前市場公開在建和計劃建設的PBAT產能大概在700萬噸左右。隨著BDO(目前在建和計劃建設大概400萬噸)的逐步擴產,預計最快1到2年才能匹配目前的擴產需求。

          相關標準監管亟待跟上

          從供給端來看,加強監管成為政策推進的關鍵。張鑫科說,不可降解塑料的成本(每噸在1萬元左右)遠低于目前的可降解塑料成本,如果沒有政策推動,市場和消費者很難愿意為此“買單”,“可降解塑料市場想象空間很大,但能否變成現實,很大程度取決于執行力度。”

          雖然政策層面明確了禁止生產、銷售的塑料制品以及禁止、限制使用的塑料制品范圍,但到底如何界定標準的“可降解塑料產品”,目前尚無統一規定。

          作為“禁塑令”推行后的主要替代品之一,光氧降解、無紡布等制品備受爭議。以光氧降解為例,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光氧降解添加了PE(聚乙烯)等不可降解成分,明顯屬于“偽可降解”。降解過程崩解后的地膜碎片并不能繼續降解為水和二氧化碳,長期累積會對自然環境造成更大的殘膜污染。此外,光氧降解會形成微塑料,進入土壤、地下水,甚至進入食物鏈,危害極大。

          《降解塑料的定義、分類、標識和降解性能要求》(GB/T 20197)于2007年開始實施,其中降解塑料定義包括了光降解塑料。去年11月,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向全國生物基材料及降解制品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下達了《降解塑料的定義、分類、標識和降解性能要求》等3項推薦性國家標準計劃。記者登錄全國標準信息公共服務平臺發現,上述國標計劃目前顯示“正在征求意見”。

          在循環使用領域,目前可降解塑料廢棄物的分類回收清運、資源化利用和無害化處置方面也存在滯后問題。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可降解塑料制品最適合的處理方式是工業堆肥,但我國各地興建的廚余垃圾處理設施中,大約80%采取的都是厭氧發酵處理技術,采用堆肥技術的并不多。

          “相較厭氧發酵,堆肥技術需要的時間更長。國內堆肥廠不僅數量偏少,且基于經濟性等因素考慮,也不太愿意接收含有生物降解材料的垃圾。目前已經有一些社區在嘗試小型垃圾后端堆肥處理,未來可以在一些城市進行堆肥試點推廣。”某生物降解材料研究院專家對記者表示。

          最嚴“禁塑令”自今年初落地以來,全國各地商超、外賣等紛紛開始推出減塑舉措和過渡辦法,消費者也更多選擇使用可降解塑料產品。原材料價格上漲、企業紛紛投產擴產,政策加持下的可降解塑料行業,預估將產生千億元級的巨大市場空間。但想象空間要變成現實,相關標準監管政策仍需跟上。

        欧美精品视频在线观亚洲